...The End of Summer...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年10月11日 (日) | 編集 |
无水平且无责任翻译,之后可能会再修改,老样子,禁转= =

之后 我们就成为了岚

ARASHI STORY 1980-2009
堂堂正正、持续构筑着偶像新标准的岚。但正因为这份崭新而让它的魅力深刻复杂。
在对他们的历史做总结时会感到仅仅是从成军开始的10年并不完全,也是出于这样的理由。
因此,归纳整理了五位成员累计七小时的访谈,编制出这幅从成员诞生开始跨度大约30年的“岚画卷”。


环境、性格迥异的5个孩子诞生了。背负着重大的使命。

1980-1984
在关东各地成员们各自诞生
岚故事的萌芽

「从出生开始就很健康。小时候因为很像女孩,看上去就和姐姐一模一样。虽然长大后就不像了,我们都会交换了去托儿所和幼儿园呐,净做些掀人裙子的事(笑)」(大野)

大野智
「即便现在,只为了让一个人感到高兴,我也会唱歌跳舞哟」


读者们听到1980年会想起什么呢?这一年里莫斯科奥运会,魔方大流行,相声热,在原宿变卖家当的人们,田原俊彦、近藤真彦、松田圣子相继出道宣告了偶像大热的帷幕揭开。
在这样的80年(昭和55年)11月26日,据本人所说上午9点07分,在东京都内某区有一个男孩呱呱坠地。他名叫大野智,日后成为了岚的队长。这个「脐带缠绕着脖子出生」的孩子,平安无事地着陆在他人生的起跑线上。
在此后1年多的82年1月,第二名岚成员·樱井翔出生。「出生于1月25日的1点25分。因为是家族里第一个小孩,很受大家宠爱。留下了一堆照片」
在这个倍受祝福的孩子迎来了出生11个月左右时,,这次星星降落在了千叶县。虽然和樱井同年但却小了一个学年的相叶雅纪出生于12月24日。为了开中国菜馆而不得不外出学习的双亲将他寄养在祖父母家直到4岁。「第一次看电影是和奶奶一起,棒球和爷爷一起看。电视也是和爷爷一起看,像是相扑啊『水户黄门』之类的」
还有两人在第二年的83年,相继诞生。同年同出生在东京,相同的A型血。6月17日是二宫和也,接着8月30日是松本润,没有从这两位那里打听到关于出生时的逸事。「因为没兴趣,自己从没问过(笑)。说起来就连和也这个名字的由来也不知道呢。啊,但是因为同辈里全是女孩,开工厂的爷爷好象很高兴“有了继承人”呐」(二宫),「东京迪斯尼乐园和电玩也是这年出现的,从懂事起无论哪样都像是理所当然的存在了」(松本)
除去大家全是长子(大野、二宫、松本有姐姐)之外,这些环境、性格迥异的5个孩子,担负着重大的使命诞生在关东平原的各处。

在妈妈肚子里听着松山千春和野口五郎的队长
父母在家的周末一定会放背景音乐的大野家。「从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让我听音乐了。不管是本国乐曲还是西洋乐曲只要是流行乐曲除了演歌外都会播放。我父母的音乐兴趣大致相似,我爸爸不会特别说喜欢某种曲子」
二宫说起了自己和直接吸收着各种各样音乐养分而成长的大野形成对照的幼儿时期。「最早听到的音乐……是卡朋特吧?我记得妈妈在车里经常会放。还有QUEEN吧。但是音乐只会在车子里听,因为我们家与其说是“音乐之家”还不如说是“厨师之家”」二宫的父母和相叶的父母一样,据说都是厨师。「所以不怎么亲近音乐」
搜寻樱井脑海中最久远的记忆的话,「位于中心区的家附近有很多绿化,和老爸去钓蝲蛄、捕蝉,在外面玩的印象很深刻」活泼可爱的小孩身影浮现眼前。
说到讨人喜欢,也有老是哭泣的孩子。「每年新年和亲戚们聚在一起和自己年龄相差很多的孩子们一起的时候,开始就普通地玩耍着,但从中途开始总会被惹哭,因为我是最小的吧」(松本)
说起相叶的童年回忆就是祭奠。从大一点开始直到这几年都在抬神舆(!)(注:神道教中供有神牌位的轿子)他很幸福地描述着「小时候开始就批着法衣,好好地化了妆去参加呢」
被看不见的命运所连系起来的5人,互相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壮成长着。84年最年长的大野4岁,最年幼的松本1岁。日本猛冲进了泡沫经济时代。

1985-1989
从幼儿园到小学
天真浪漫的小不点时代

「我还记得从昭和纪年变更为平成纪年的那天哦。在我们学校,不说“○年学生”而是用“昭和○年班”来分年级,我们这一年级是昭和时期最后入学的一批,之后一届就开始用公历年来称呼了。所以我记得很牢」(樱井)

边说着「记忆里几乎都是CD,家里还有立体声音响。小时候常常这么干哟」,大野把唱针拿了下来。在CD崛起替代唱片的80年代中期,樱井也有了关于音乐的最初体验。
「因为父亲弹吉他和钢琴,3岁时开始学电子琴。所以对于音乐与其说是“在听”还不如说是“在做”呢。父母会带我去的音乐会只有古典音乐,在当时觉得一点也不有趣(笑)」
在幼儿时期光从接触音乐的机会多少来看,大野和樱井这一年长组可能突出些。这样产生的洗练的音乐性,也运用在了之后他们两人的solo live中(稍后在05-09年讲述)。特别是在9岁时凭借经验举行的第一场live让当时喜欢高中正义的大野很是吃惊(?这句没懂)。顺带一提的是,日后陆续出现了Michael Jackson,Madonna,音乐界被崭新的声音和视觉效果给席卷。
另一方面,我们也能看到进入托儿所的相叶纯粹保持着自己的步调创造的“传说”。「参加托儿所的合宿时,因为感到寂寞就半夜一个人回去了。虽然到家只是步行5~10分钟的距离,但第二天在托儿所造成了大混乱(笑)」本性天然的他,完全没料到日后会从事的工作,就这样在许多动物花草的包围下和谐地度过每一天。虽然身体不强壮,但运动神经可是从以前开始就很好!如此自傲着。
意外地竟是每天要打了电玩才去幼儿园的游戏爱好者松本。「虽然现在也很喜欢,但已经能克制自己不像那时那样一旦玩起来就停不了了」。
那么,说起就是成长为大人的现在,也游戏片刻不离手在圈内外都作为游戏玩家而闻名的二宫和也又是怎样呢?「因为憧憬原(辰)先生而开始打棒球。为什么是原先生呢,不是在照搬我老爸的想法吗?我对超人这种没兴趣,说到英雄的话就是原先生。当然那时也不知道Johnny's,在我自己进入事务所之前对于谁是Johnny's的人完全不晓得呢」
当时除去热中棒球的二宫少年之外的4人都有着相似的“初次Johnny's”体验。4个人异口同声地表示受到87年出道的光GENJI影响穿上了旱冰鞋,那是他们还分别在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年代。「但是并没有很帅!的感觉,始终就是觉得很流行。小学1、2年级的时候,在家里和亲戚的聚会上经常会唱光GENJI的歌。我一唱大家就笑,很开心」(大野)。另外在他2~3岁的时候,3人组合的战队英雄“SANBARUKAN(?)”的原型是涩柿子队,严格来说这才是“初次Johnny's”体验吧。

6岁时考试胜利!
什么事都全力以赴的樱井少年

从大野喜欢SANBARUKAN和樱井被英雄CHANGE MAN所倾倒这点能够看到两人微妙的年龄差。松本在幼儿园时期的记忆也是这个。「第一次去看的show,是在后乐园的hero show。在类似怪兽的坏蛋把小孩掳走的地方,应该是“TARBORANGER”吧,出现在云霄飞车的头部。真是太酷了,就连云霄飞车我都会很崇拜(笑)。虽然一度有过搬动后台的情况,但RANGER在那里的时候真的太兴奋了!」虽然是会让人想到直接逗笑观众的干劲而感到内疚的逸事(?)但从那努力说着这个话题的声音听来的,能够感到至今仍在他心中残留的纯真,让人自豪。
在岚成员大部分还是像这样上着公立小学的时候,只有樱井经历了小学入学考。在学习内容中加了电子和游泳等上了短期私塾,胜利取得了庆应义塾幼儿园的录取通知。虽然「自己也没什么主张,合格了也不觉得特别高兴」,但这一樱井家族的选择在后来他作为主播而广为人知时也没怎么谈及这段经历。在樱井还是小学一年级的89年1月,迎来了昭和时代的结束。

看不见的命运,开始将五条线牵引到了一起

1990-1994
进入青春期的5人
被引领到了一起

「小学的音乐老师,可能是刚毕业的新人吧……很年轻美貌。进了中学正好是STONES,BON JOVI这些西洋乐曲在流行,在学吉他方面遭受了挫折(笑)。也会把广播节目录在磁带里呢」(相叶)

进入90年代的大家都上了小学,5个人也分别显露出了不一样的调皮之处!「体育很普通,之后就完全不行了。我想我不是受人瞩目的小孩。也不做暑假作业(笑)」以这样说着的大野为首,樱井是出了名的皮大王,相反讨厌抛头露面的二宫在文艺表演会里成了专业人士,松本则是放学了只留下书包不到傍晚不会回家的淘气包。相叶是热爱学校的少年。「小学里不论前辈后备也不分男女,和班级里的大家在一起就很开心。学校之外就是和DORIFU!5个人都很喜欢。一定会看『DORIFU大爆笑』和『(KATOCHAN KENCHAN)心情TV』。但是对于将来一起工作这样的事情……那时只是笑笑而已」(相叶)
对于喜欢的、或者说经常会看的,5个人的回答都是『龙珠』。被认为在当时爆棚式地受欢迎,但其中因为看了这部作品而开发出巨大可能性的是大野。小学三年级时受到同学惟妙惟肖地画出了龙珠插图的触发,首先从临摹开始,喜欢上了绘画。「对画画产生兴趣,也开始买漫画。认真看漫画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读书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很不擅长,最后总是不看文字光看图画。」
顺带一提,作为团内首屈一指写得一手好字的他,从小学2年级开始学了两年左右的书法。虽然有着4段的能力,但和『龙珠』也是同样情形。不去管文字本身的意思而是想作为“形”来漂亮地描绘出来。他一定是那种即便忘记对方名字也不会忘记那人相貌和声音的类型。
就在大野向着纯正艺人的道路持续迈进的同时,十几公里外的东区,小他一学年的樱井少年正过着忙碌的学习生活。在学校加入了铜管乐队和橄榄球队,放学后则去补习班、书法、绘画,还学过一段时间的钢琴和剑道。更让人吃惊的是,从4年级开始喜欢上了足球为了成为职业选手而参加了好几个球队的甄选。樱井6年级的春天(93年),J联盟正式开始,是在拒绝泡沫经济的日本国内那奇妙的明朗形势里歌唱着ORE的时代。94年上中学的樱井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足球部,学习着体育社团的氛围和前后辈关系。
松本开始听音乐的契机是小学2年级的夏天,91年。因为交通事故而入院两个月,从同院的中学女生那里知道了卡带播放机的存在。对于小松本来说漫长的两个月时间,他发现了音乐和电视剧的乐趣,从那之后到了更高年级接受了Beatles的洗礼。

被运动所鼓舞的小学生中学生的5人
大野在中学2年级加入Johnny's

升到了小学高年级和中学,在未来的Johnny's偶像中兴致最高昂的就是运动的话题。相叶迷恋棒球,结果在中学的社团活动里却选择了篮球。二宫还是没有改变继续打着棒球。松本在擅长棒球的同时对足球燃起了热情,受到漫画『SLAM DUNK』和Micharl Jordan的影响对篮球也产生了兴趣,是个什么都喜欢的博爱少年。93年进入中学的大野很轻率地加入了羽毛球部,但对它剧烈的运动量吃惊不已。「几乎逃掉了全部课外训练(笑)。因为就是跑来跑去挥挥球拍完全没有打上球。就算是挥拍也应该在公园里吧?我喜欢羽毛球,不过当了Jr.,中学3年级几乎就没去了……」
是的,大野智在中学2年级站在了人生的重大岔路口。母亲向Johnny's事务所投递了简历,94年10月,在5个人里第一个加入了事务所。看不见的命运,开始将五条线牵引到了一起。

1995-1999
青春!有专注于演艺活动的人
也有演艺学业两者并重的人

「最开始拿到的乐器是贝斯。在我看来,GLAY的JIRO君受欢迎是因为不站出来而看上去很深沉(笑)。因为没钱,所以会想比起买别人的CD还是自己作曲来得更快」(二宫)

一旦通过甄选,以Johnny's Jr.研修生的身份开始接受以舞蹈为主的课程。大野瞬间就成了舞蹈的俘虏。SMAP开始风靡日本。
恰恰1年以后95年秋天樱井也加入了事务所。随便和朋友一起参加的应募居然合格了,演变成了大事件。「首先和家人商量了是否要认真去做,之后父母和我一起去向校长说明了此事。所以即便勉强也还是要去学校」。被问及当上了Jr.有什么变化的时候,他回答「不如说是什么都不能有变」,从中可以看到13岁少年的志气。「在Jr.里是异类呢,是个优先学校活动的家伙。考试前1个月活动暂停,虽然参加了1集电视剧但之后也只能回绝。但是,在这个从四面八方而来聚集了各色各样人的Jr.的社会里我也显得很有趣。」
大约半年后,同年的松本、二宫差不多同时踏进了事务所的大门。但是,一边是对偶像工作感兴趣同时目标是小学毕业的松本,另一边是被妈妈引诱「合格了就给你5000元」而勉强去参加甄选的二宫,两个人的动机完全相反。被称为人才辈出的Johnny's Jr.迎来其繁荣时代的96年初夏,没多久下总(千叶)的喧哗男孩·相叶也来了。五个孩子聚集到了一起。「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相叶那天的情形。他一个人走进『Jr. Gold』(※在TBS播放的歌唱节目)的排练室,非常不安的样子。对我对他,严格来说并非同期呢」(松本)
除了加入时间相近、因为工作经常凑在一起的松本、二宫、相叶这3人之外,也和Jr.的其他人有各种交流。
「我和松润关系很好呢。休息日也经常一起去玩。松润中学毕业典礼那天,从早上松润出门到他回家我都在松本家待这个(笑)」(樱井)
「我第一次自己花钱去看的电影是中学3年级时的『TAPE IMPACT』(98年上映)。和小翔还有另一个Jr.,我们3个人一起去的,可我在电影院里无法平静一个劲儿地上厕所去了。明明是最小的后辈却急急忙忙的」(二宫)
渐渐变得有名,日常生活也相应地起了变化。「虽然中学很好但高中就很无聊,从一开始就用“Johnny's的相叶”这样的视角来看我。所以高中时期的朋友,完全就没有。啊要是转换立场也许我也会说“那个人是Johnny's Jr.哟”,也是没办法的事呢」(相叶)
但是,从其他团员口中也会对第一眼看到的大野这样形容:「我想是个很厉害的人吧」(樱井)、「虽然才华让人尊敬但只有对这个人一次也没用过敬语」(二宫)、「很难说上话所以在我心里不太有存在感(笑)」(松本)。在遥远的京都,日夜演出着为纪念平安迁都1200年而创作的常规show『Johnny's Fantasy KYO TO KYO』。大野在97年的几个月和差不多98年的全年都在京都,在这个舞台上扎实地累积着经验。对希望钻研舞蹈的他来说,每天跳着在东京不会轮到的主舞,单单这点就充满了魅力。
但是刚开演的时候从全国来的观众很多,渐渐地观众人数就减少了。「每天有5场公演,可是都没人来看。最惨的时候只坐到第五排,放眼所及一片漆。会想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啊,没理由地就哭了起来……因为那时还小吧。现在想来对于那些坐到第五排的人们实在很是感谢。恩,如果是现在,就算只是让一个人感到高兴我也会唱歌跳舞的」
已经从高中退学,98年末,在结束第二年京都远征之时,舞蹈达到了他自身所期望的目标。因为自己已经认可,就想离开事务所。「想着要是就业的话做插画家就好了,会做什么呢(笑)跳舞作为兴趣在哪里都是可以跳的呢」
对于高中3年级的樱井来说,Jr.的活动应该在高中毕业的时候结束。二宫困惑于是上高中还是去美国学习电影,不管是哪条路都不会再留在演艺圈里。5个人里有3人想要离开事务所。

世纪末、冲击性的出道——
梦幻的“3人组合岚”


就如同舍弃既有价值观终结20世纪所言,95年之后无法忘怀的天灾人祸陆续发生。即便透过动画、电影、小说等当时的流行事物,都无暇列举无可救药的东西、乱力怪神的东西。观念、新年、和大量的信息。冷漠和恐惧为各种文化色盛放。正是所谓世纪末的模样吧。
实际上,根据二宫的证言「因为相信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所以对未来的事情没怎么深入地考虑过」。「我和队长真的相信了。99年大概5月的时候,突然沙土滑落的时候队长说“啊来了,要死了……”(笑)」
99年,世界毁灭的预言并未实现,对5个人来说Jr.时代结束了。决定让他们组成团体并CD出道。在全国正进入压抑期响起的扣人心弦的旋律为大家所接受,卖出了百万销量。
「最早据说是只有我和松润、小二三个人的“岚”,三个人一起活动。出道曲也是叫做『Reach out for my dream』这么首完全不同的歌。到了练舞和录音的时候加入了大野君和相叶君」(樱井)

相叶雅纪
「要是能让支持我的人幸福
那才是实际意义上的“TOP”」


2000-2004
虽然实现了CD出道,
但渐渐也会为无法回应大家的期待而感到不安

「高中3年级的时候开始和班里的朋友说到出路的话题时,才感到“啊,我的将来已经在高中1年级的时候就决定了啊”。因为自己已经决定好了,对于正为此烦恼的朋友就听听他说话支持他」(松本)

「最开始会有些不安的就是直到成团都没说过话的相叶君和队长之间的距离。虽然相叶君很努力地要去亲近他,但是队长啊,看吧就是那种超级天然的人呐(笑)。不过到现在已经是岚里数一数二的关系好了吧?」(二宫)
对于从众多Jr.中被挑选出来,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没有Jr.同期的松本说「和最接近同期的二宫、相叶这两个人在一起来壮胆」。大野则很坦率地表示「差不多和我同期的人很多都已经不干了啊。我就在想也许我也待太久了吧」
——比如这要是一个摇滚乐队的故事的话,就会写些谁邀请的谁、组成乐队后起名……这样的事情,但在成团的时候对岚而言并没有什么想法。
但就是这种存在上的摸棱两可,也是将时代性与他们联系到一起的重要一环。在歌曲中也随处可见的青涩的珍贵和变幻感让他们给人以十分感性敏锐的印象,正因如此为日后的逆转攻势给予了很大助力的就是“细致入微”的幕后工作。奇迹的是,这种尚未成熟的模样直到今天也没有从他们身上失去。实力和肯定是另一回事,这是对于不足的部分持续追求、永远未完成的少年轮廓,总觉得有些寂寞的、阴沉的轮廓。

二宫和也
「因为岚的大家都很温柔,
可不能差劲地安慰哦」


变更唱片公司和自发性
岚掌握了“语言”


……但是,几乎到了让人心生疑惑、和这个形象相背离的地步的,是岚的基调通常是很活力向上的(这一多层次构造仍在加深)。99年的除夕,他们挑战了掀开新纪元在两地迎接两次跨年的电视企画!「有谣传说因为千年虫问题飞机飞不了,我就说这不要紧吗?(笑)」(松本)
2000年4月倍受期待的第一次演唱会开始。「虽然都没有自己的歌,但还是来了很多客人。我要是观众的话也得不安吧」(二宫)这之后的2~3年就有如武士修行般地举办了许多场演唱会。春天、夏天、冬天,当然每次的内容都在持续改变着。樱井在日后怀念地描述当时看到没坐满的观众席时那懊恼的心情时,在京都有此经历的大野则大方地表示「能坐一半就够了」。这时期也是彼此尽情诉说自己的想法而「知道了5个人怀着相同的心情在努力」的时期。2002年,是对于岚的音乐性来说巨大转机的一年。首先第一件事,他们转到了专为他们所成立的唱片公司J STORM,从单曲『a Day in Our Life』开始陆续尝试了充满实验性质的歌曲、电影。「即便商业利益有损失也尝试着去做!带着这样强烈的想法(电影『PIKA☆NCHI』的导演)堤幸彦先生恰如其分地考虑了每个人所适合的角色。有这个机会的我们真是太幸运了」(二宫)
另外,从这一年制作的歌曲『ALL or NOTHING』为开端,樱井开始自己写RAP歌词。后年(2006年)从他所写的几乎通篇都是无间断RAP的message song『COOL & SOUL』中,我们察觉到这一转机的意义深远。「对于听了『COOL~』的人,是从2002年就听到开始“岚·樱井翔”名义RAP专集的作战。说起来为什么出道的时候要担任RAP依然是谜(笑)」(樱井),「虽然『COOL~』不一样,但在写岚自己的时候,我们把想说的话用邮件发给翔君。然后,他把5个人的部分归纳到了一起」(相叶)
「我很重视大家」「我爱大家」不论以前还是现在都是偶像的甜言蜜语。但是说到「像这样重视」「爱这样的地方」,写满了自己心声的讯息能好好传达到的,一开始只有岚能做到。那也是诗一般地、值得成年人鉴赏的讯息。之前所提到的“工作的细致入微”在这里就很显著。

从成军开始的3年、5年、7年——
然后揭开了通向未来的帷幕


综艺节目·舞台剧·连续剧
在各个现场所呈现出的个性


在二宫、松本从高中毕业的2002年3月,相叶因为肺病经历了住院和手术。「实际上没有告诉团员也没告诉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一开始被告知要住院一个月。结果我硬是在5天里出院了,被告知要住一个月的时候,我想“可能就不能再留在岚里了”。复发率也很高」(相叶),「早上一起来,就收到了很多经纪人的来电记录,知道了他入院的事情,和我商量了最近的工作要怎么做。因为我们大家都很温柔,那种时候可不会说出什么拙劣的安慰。取而代之的,是必须要好好工作」(二宫)
幸运的是相叶痊愈了,在同年7月开始了对于综艺节目艺人·岚来说很是受惠的节目『C之岚!』。这是由延续到现在『岚的作业君』的工作团队、卖点为超现实和狂热的杰作系列。出色地专注表现出岚的感性,节目搞笑且新鲜,在敏感的深夜也稳固地抓住了收看群。作为负责吐槽其他四个人可以说是岚的使用说明书这一任务的二宫明确了「所谓笨蛋,我觉得就是刚开始被吐槽的人。我的吐槽正是看电视的观众的心声」。正因为是熟知把团员趣事和fans想知道的部分活用方法的他,才能担任这一工作。「岚fans的头头?我感到很光荣(笑)」
另一方面,这时让fans很惊讶的是松本毫无预料的性格转变!从岚内“被欺负担当”到“男人味担当”的华丽转变,本人明确表示是「下意识的行为(笑)」。「我还记得哦,转变的那个瞬间。进休息室后对着松润“哟”地打着招呼他完全不理我呢。花了不少时间才习惯过来~(笑)」(樱井)
无论何时都孤高的大野,在出道后也没有松懈,先参加了几出舞台剧,作为演员、歌手、舞者,有着范围宽广的表现力。2004年,和樱井、松本他们一起出演舞台剧『Westside Story』时,和一开始本身接受的男孩训练对比,确实感受到了声音的变化。他笑着说「不觉得比以前更高更细了吗?通常来说是逆回去了哦」。
从2002年开始,全体团员都拥有了各自的广播节目,2003年二宫主演的电影『青之炎』上映。连续剧『木更津Cat's Eye』(2002年)、『你是宠物』(2003年)、持续至今的人气节目『天才!志村动物园』(2004年),我们可以看到个人活动也顺畅地拓宽着。樱井大学毕业,他所死守的和学业并进的生活也达成了目标。但是距离在日本普通大众中掀起“岚(暴风雨)”,还需要一点时间。

2005-2009
各自的活动也马力全开
播撒下的种子经过好几年盛开了花朵

「没有在工作以外去过国外,也没有在使用网络,对于有外国fans的事实至今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在巨大的场地开演唱会很高兴,但如果做成小规模的话,我也很高兴」(大野)

从2005年到2006年,比起岚来,很多人对于他们后辈团体的活跃印象很深刻吧。事实上媒体也把目光集中在了他们身上,但是,岚的音乐和演唱会质量的极度充实也正是这一时期。2005年的巡回演唱会『ONE』,在历史上第一次移动舞台启动的瞬间,那撼动代代木体育馆的欢呼声至今让人记忆犹新。「松润从Jr.时代开始就负责大部分的演出构成,但是,这一切都是5个人讨论出来的结果。演唱会是大家一起在做的」(相叶)
更有2006年初举行的樱井、大野的个人巡回。岚的rapper和主唱将“各自的风格”用心注入的live充满魅力。对于岚舞台魅力的公认已不仅止于5个人的场合。「大家能听我私下写的歌我很感激。但是,(因为天气恶劣)没能进行札幌公演我很遗憾……老实说,我哭了呢」(樱井),「突然这么提出来,准备时间只有2个礼拜。在2周里能做到的只有自己百分百地努力」(大野)
对后辈的追不觉得焦急吗?如此问及这两位,他们给出了口气虽有软硬不同但却同样可靠的回答:「假设即使有移情他处的人,我们的fans还是不曾改变。那就足够了」(樱井),「完~全没有。要是5个人很快乐地在一起工作的话,被谁超过都没关系,我对于超越·不超越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大野)。
优秀的发信人培养了收信人,优秀的收信人锻炼了发信人。核心fans的比率高,对艺人制造的屏障也就提高。艺人要是为了跨越这一屏障而努力,核心fans更加会予以信赖。我想,岚和他们的fans,都同意了这种对双方的僭越,两者的关系性到了今天成为了良好的循环。

樱井RAP的“预言”中的
未曾料想的亚洲公演


2006年,无论如何都要提及的是为回应在亚洲各国的倍受欢迎而在台北、首尔举办了演唱会这一“事件”。在2006年发行的专集『ARASHIC』中收录的『COOL & SOUL』的火热RAP歌词,大家都以为准是表达了向此挑战的决心……但其实「不是,没有任何根据、就是夸张地写了“拉开第2章的帷幕”,结果居然成真了。写这个的时候既没有决定亚洲公演,更何况巨蛋?一点风声都没有」(樱井)
二宫进军好莱坞的电影『硫磺岛来信』掀起了巨大反响,松本出演的连续剧『花样男子』也趁势前进。种种机缘重合的结果,他们在结束亚洲公演后初次在从未进驻过的东京巨蛋举行了凯旋演唱会。
这之后就是众所周知的惊人进展。2008年,紧接着的是被称做沉睡狮子的最终兵器的大野开办了个人展览,第一次主演的连续剧『魔王』大获成功。对于岚来说第二次担任了『24小时电视』的主持人。在百忙中,以令人无法置信的演出和表现在国立竞技场举行了第一场演唱会。在秋天,再次开始了正式的亚洲巡回,在Johnny's首次进军的上海公演也获得了成功。
如果就2009年的现状来看,“成为TOP”的梦想可以说已经实现了吧?「恩——我现在所想并当做目标的TOP,可能并非是与他人竞争。能让支持我们的人感到幸福那才是实际上的TOP呐」(相叶),「现在的情况是结果论。我经常会有不知道今后将变成怎样的危机感。这就是做了这份工作的责任和代价吧」(松本)

松本润
「我经常会有危机感。这就是这份工作的责任和代价吧」


10周年纪念的精选辑
各自的看法


本月将要发售网罗了自出道以来单曲的精选专集。但是,作为至今为止的岚的宝物,为了不要使之乏味而要称赞奖励其细节之处,我们还是抱有疑问。作为到达10周年的纪念碑,精选辑是最佳的选择吗?这不仅面向反复聆听过去歌曲的热心听众,不如说是针对刚开始支持岚的人们的福利。
我说出这一挥之不去的想法时,每个成员的回答都富有诚意。「我们讨论了很多,想尽可能抑制fans的花费」(相叶),「10年来fans的事情一直在岚的谈话中被提及。不会忘记哟。」(大野),「考虑了就是拥有全部单曲的人也能享受的设计」(樱井),「我们决定与其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搞得消化不良还不如简单地整和在一起」(松本),「因为是最适合发行的时机,所以有了“精选辑”。说是10周年的现在不出还等以后再出吗!?」(二宫)
拥有同样志向的5人即便对相同的问题做解释,回答的表现和传达方法也迥然不同,感受到他们有在好好地自我思考,让人觉得安心。在生就知性的土壤上挥动思考的铁锹耕耘,浇撒上与fans之间守护的清泉,现在,花朵绽放。
当然不会是永远持续盛开的花朵——二宫说「虽然知道偶像在颠峰时干干净净地引退很帅,但因为我们也不怎么干净了(笑)。黏黏糊糊拖泥带水地做下去吧!」但愿到那时,“岚故事”仍将继续。

走向未知的道路
岚的故事仍将继续。
5个人一起互相微笑着——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