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Summer...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年11月11日 (水) | 編集 |
想就岁月流逝写点东西的想法由来已久,要把时间概括成一个具体的限制的话,就是“十年”
觉得到最后可能还是会有很多想法无法就这么用文字表达,但还是尽力写写看好了

十年前的自己,和十年后的自己
十六岁的自己,和三十六岁的自己
眼下呐,我站在二十六岁还剩下几个月的这道分界线上和一端已知的过去的自己以及另一端未知的未来的自己,好好打声招呼

1999年,16岁的我
当时在干吗呢?
读高中但厌学,看漫画并临摹,写小说并传阅,做原创同人季刊借助老爹的协助勉强维持收支平衡,有喜欢的人暗恋并单恋着,和很多同学关系要好,诺查丹玛斯预言的那个世界毁灭之日已经过去也还是半信半疑着,轻度抑郁倾向对面前的生活只想逃离

2009年,26岁的我
现在的生活状态
半死不活且越来越多抱怨的工作,基本和工作完全剥离的私人空间充斥着对J家idol、shopping、旅行、美食的热爱,没有喜欢的对象也没有交往的对象可能还是想恋爱却基本对婚姻不抱希望比起男人来更喜欢钱,朋友不能算少这其中同好的数量远远超过长久以来的同学关系期间也是来来去去和自然淘汰似地能要好到现在的也都依然不错,希望enjoy life但也常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保持不了太好的心态既而想变得更强大些

2019年,36岁的我
不太想去预测的将来世界
可以回顾十年前的自己和冷眼旁观如今的自己,但却不太愿意去设想十年后的自己,不再称得上年轻,大概也会背负上更多的压力束手束脚,另一种可能就是干脆舍弃一切重新开始,3打头的数字光是想想就觉得心惊肉跳可其实也就是缓慢又快速地朝这个方向奔去,只能说希望到那时也是个能够让我满意让我喜欢的自己

16岁的时候,特别憧憬大学生活,觉得高考是最不想面对的事情,而能跨过这道坎自己就会所向披靡,很多为了升学而暂时搁置的兴趣爱好能在大学里重拾,有许许多多的计划等着自己去实现,最后真上了大学却也挥霍了大把大把时间,在26岁的现在转头可惜起当时觉得理所当然被浪费的光阴,好在也不是太会沉湎于“如果论”里的人,过去的就过去吧,想再多也是于事无补
16岁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是多么独一无二,对于未来也只会很肤浅地设想下上个不错的大学毕业后找份不赖的工作可以好好回报父母,过不到十年就发现到头来也是什么都做不到,曾经各种叛逆现如今想想也会觉得好笑,曾经无比心动的对象到现在也就是个“认识的人”或者“喜欢过的人”而已,当年种种心情转折不过是自己耗时悠久的一场独角戏,走出来了便也不再留恋
终究还是要说到我喜欢的那些idol们,KK这次的字母专集J,其中一层含义是“下一个十年旅程(journey)”,掐指算算,离他们的二十年还有些遥远但距离十五周年却也没有几年,第一个十年是欢喜到不行的纪念,第二个十年我却不敢想象,青春不再的事实总会让我觉得恐惧,虽然这样还是想要一起走下去,承诺不了什么,能走多久就走多久,至今为止生命里的八年十年都有这些人的存在,或多或少地因为他们变成现在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自己,这条路走到现在有付出也有得到,继续这么走下去就好,真走到第二个十年,那时的我应该也能坦然面对了吧

特別なONLY ONE
君は君だよ
都来自SMAP的歌,尤其第一句早就被唱烂,但还是喜欢到不行
走过叛逆的少年期,已经是二十代后半的我想想这辈子可能也就很平淡地过了吧,能做一个坚持自我的普通人也不错
16岁的自己,26岁的自己,到目前为止我还都挺喜欢的,问心无愧,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去做,继续学习,不后悔,就这样到下一个十年,好好地和36岁的自己相遇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09/11/12(木) 10:27:40 | | #[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